關於部落格
翻唱、音樂相關資訊、閱讀
  • 36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梅與程牡丹與梅花

2000年在京華求學期間,細讀過徐城北先生的《梅蘭芳與二十世紀》,深受教益。今年,喜見又有徐先生關於梅先生的大作出版,忙不迭買了回來拜讀。徐城北先生的《梅蘭芳十九章》很有散文的浪漫意味,彷彿能讓人一步步走進已經遠去的梅先生。


       其中第十六章“流派亦難,如何再動起來”裡,重引了當年《梅蘭芳與二十一世紀》中,梅程二人及二流派的相異,一共八點。數載後翻然重讀,有更深的體會。

       一、梅派藝術有華彩,本質是信奉中庸,各藝術單項之間盡力平衡。因此平均分高於其他人,在和諧的競爭中容易獲得勝利。他的舞檯面貌似乎像是“大路貨”,但又“沒法學”,藝術一直處在京派京劇的中軸線上,其位高也,故稱“王者”。程伶硯秋,早年學藝當中遭大曲折,恨而憤走,終成一家格局——且是大格局與大氣派。他抓的是最重要的“唱”,連王瑤卿也認可這一點。其人柔中有剛,是“霸者”的典型。慣於叛逆,慣於挑戰,不喜歡平淡而又舒適的生活。

        二、梅蘭芳從容大度,幾乎“無性格”,從不得罪人,但又不是“無原則”。當抗日戰爭逼近他時,毅然蓄須明志,他始終立於高處,願與任何人和平共處。大多數人願意接受他,其位太高,不是尋常人就能侵犯與對抗的。程則極有性格,很多地方都願意講清楚更做明白,因此有時就不免會得罪人。唱的是男旦,但心性極崇高,不容別的惡勢力半點冒犯。

        三、梅蘭芳如有神助,自然而然地“廣結交”(包括不同時期不同地域對立著的各方面),梅除外巡迴時無須拜碼頭,各路惡勢力從心裡就不敢冒犯他“梅大爺”。知道自己一旦惹上了,越到上面就越麻煩,上司絕不會給自己“好果子”吃。程為人上更有平民色彩,喜歡結交民間朋友,願意以平等身份,與民俗界有一技之長者請教,並平等地成為朋友。遇到邪惡勢力打壓自己,就奮不顧身拼死硬抗,打落牙齒也向肚裡吞。

       四、梅對家庭下人和睦,有潔癖,據說常把破舊鈔票揀出,命僕役們先行花去。但20世紀40年代在上海,遇到財界人士拉攏他做投機生意時,又婉言謝絕。事後對家人講,我若昧了天良做贏這生意,就該有人跳黃浦江了。程在錢財上比較分明,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不賺別人的,別人也別算計我。在私人生活上非常嚴謹。新中國成立前置辦私人住宅,也要先給幾個哥哥備好,然後才給自己買。

       五、梅蘭芳一輩子似乎沒怎麼費心,順風順水就都過來了。這大約是“王者”的命運在暗中保佑。而程的命硬,於是就索性不信命。只信自己的努力,有時努了力而無結果,那心裡就賭氣,就發憤。這大約也是“霸者”所共同的吧。
       六、梅蘭芳走向世界是以自己的藝術,程的機遇不好,便轉向研究。即便這樣,程為人的理性也比梅濃厚。

       七、梅蘭芳不太關心政治,而政治時時來“關注”他。梅蘭芳內心最景仰的,乃是“無為而治”。程則非常關注政治,而且越來越關注。但 梅蘭芳依舊是梅蘭芳,當週總理後來問到他,是否要仿效程的例子,需要周與賀龍元帥為他擔任入黨介紹人的時候,梅蘭芳的回答竟然是:“這樣的例子一開,影響 則很不好。如果認為我達到了入黨標準,就請我所在的兩院之黨委書記,做我的介紹人吧。”週總理深為梅蘭芳的這一態度所感動。
        八、梅蘭芳的家風隨大路,注意培養傳人。程則斷然指出:“梨園是個大染缸,絕不許我的孩子再學戲。”同時本人也絕對不收女弟子。

      流派昔日在創造時期時,經常是今天東雲露一麟,明天是西雲露一爪,這樣幾“露”之後,再統一平衡之並規劃之,慢慢流派就有了些大模樣。等大模樣確定,再精心仔細推敲,這樣幾番反复,流派才有了大的框架。據說張君秋的流派藝術,最初就是由幾個特殊的音(階)萌生出來的,因為在他以早,似乎旦行其他人還沒有這麼唱的。由他一打頭,這唱法興開了,他推而廣之,這些萌芽也就慢慢形成了獨特的一派。從這引申開去,似乎可以得出這樣一點認識,它是我們過去沒怎麼注意的,那就是流派的湧現,往往具有突如其來的特徵,它沒有頭緒,也沒有整體盤算,往往是在諸多細節上“起身”,把若干個“細節”一“加”(或一“減”),流派的基本特徵就出來了。在流派東一個又西一個奔湧而出的年代,梨園走的是一條知性的道路。何謂知性呢?它橫亙在感性與理性之間,但又不同於它們兩個階段。中國諸多民族、民間的文藝,都往往經歷過知性的階段。如果仔細研究中國的京劇,這知性似乎也是邁不過去的一個命題。說起知性,這話就遠了,同時也沉重了許多。如今呢,流派要受到諸多理性的製約,唱腔要先有曲譜,演唱時不能隨心所欲,還要受樂隊指揮那根指揮棒的控制,演員不能根據當天在戲園子的諸多具體條件的影響去放任自己的嗓子與唱法,換言之,今天的條條框框太多了一點,演員再也自由不起來了,還何談新的流派了呢!
 
       以上雖是徐城北先生的一家之言,但也是對流派產生創造很深入的論述,同可資京劇以外的劇種參考,一同研討流派藝術何以的舉步為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